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史志研究>>江淮英杰>正文

正文

吴越

【字体:    】 【稿源: 省委金莎娱乐研究院(省地方志研究院)】 【日期: 2019-06-04】 【打印

1.jpg

  吴越(1878-1905),安徽桐城(今枞阳)人。桐城派后期作家吴汝纶的堂弟。1903 年加入兴中会,受革命思想影响,参加“北方暗杀团”,主张采取革命手段推翻清王朝统治。1905 年闻清政府宣布预备立宪,并派五大臣出洋考察宪政,为揭露其“立宪”骗局,潜入北京,决心暗杀 5 大臣。9 月 24 日怀揣炸弹,乔装改扮登上 5大臣的专列,因车身震动引起炸弹爆炸牺牲,5 大臣中 3 人受伤。吴之未婚妻闻讯,慷慨自刎以殉难。民国后,吴越的遗体被送回安庆,同其他辛亥烈士一起安葬,孙中山题写“皖江烈士墓”。1910 年陈独秀诗赞:“仗剑远游千里外,碎身直捣虎狼秦。”1929 年安庆将当时最繁华的大街命名为吴越街。

  吴越,字梦霞,又字孟侠。1878 年出生于安徽桐城高店一个清贫的私塾先生家庭。父亲吴尔康曾在清廷做小吏,后因不堪朝廷腐败回乡办学。吴越 7 岁丧母,跟随父亲就读。父亲渊博的学识,开朗和刚直的性格,深深地影响着幼小的吴越。

  戊戌变法失败后,清政府内忧外患,全盘接受了八国联军的议和条件,中国彻底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吴越的身心已深深被震撼,面对破碎的国土,腐败的政治,他再不能“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吴越再也沉默不下去了,他奋笔写下:“国家已到了生死存亡之危急关头,大丈夫岂能困死斗室,视国难于不顾。我决定离家远走,去寻救国之方。”

  1901 年春节之后,吴越只身走出了桐城西门外寄读了十几年的“古灵庵”,乘船来到上海,考入了名噪一时的新学“广方言馆”,企图通过学习自然科学来兴办实业,振兴国家。但是外滩公园那块“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招牌深深刺激了他。他的心在滴血,他的民族尊严遭受伤害。他决定北上保定,投奔堂兄、京师大学堂总教习吴汝纶。经吴汝纶推荐,吴越来到离保定仅 13 公里的清苑县,当上了支应局司事。1902 年,又经吴汝纶保举,考入了保定高等师范学堂。学习期间,吴越认识了许多江淮同乡和爱国志士,有张啸岑、马鸿亮等。在这些热血青年的影响下,吴越读了许多革命者的著作,如《中国白话报》、《孙逸仙》、《警世钟》、《自由血》等,认识到救国图存,必须首先坚决推翻清朝政府,中国再不能走改良主义的道路。他抛弃了过去寄希望于变法维新的幻想。

  1903 年 8 月,吴越回家度假,特地转道上海。经同窗好友张啸岑介绍结识了陈独秀,并通过陈独秀认识了苏曼殊、张继等一批激进而又才华横溢的青年英杰。在国民日日报社,陈独秀向他们详细介绍了上海时局和知识界的新思潮,并告诉他们,革命是一项长期而艰巨的任务,目前为唤醒民心,必须兴学办报,扩大影响,传播革命道理,使革命精神深入民心。与吴越同行的马鸿亮后来在《吴越烈士传略》中回忆吴越“排满思想于此澎湃而蓬勃”。临别,陈独秀向他们赠送了《革命军》和《国民日日报》。

  “巍巍哉,革命也!皇皇哉,革命也!”邹容的革命口号使吴越血气浩荡。陈独秀的一番话语,使吴越茅塞顿开。

  在此之前,吴越已深深受到吴汝纶“创办新式教育,是救国强民之道”教育思想感染。回到保定,他立即与张啸岑等创办两江公学。两江公学成立后,吴越和几位同学分别担任了国文、数学、地理、历史等教学任务,并同一位叫金慰农的同学共同主办了《直隶白话报》,在青年学生中传播民主革命思想,扩大革命影响。越来越多的青年志士被唤醒和吸引,他们常在一起讨论革命形势,寻求救国道路,以图时机大举。

  吴越他们的举动很快在国内外各地革命组织中引起反响。1904 年赵声北上保定,投入新军从事革命活动,经潘赞化介绍,得以结识吴越,并结拜为兄弟。通过赵声,吴越了解到杨笃生、蔡元培等人在南方组织了一个暗杀团,宗旨是效法俄国革命党的做法,进行暗杀活动,杀死满清贵族中的权势人物,以达到推翻满清统治的目的。后来通过赵声的联络,吴越在杨笃生的主持下加入军国民教育会,并成立该会保定支部(又称“北方暗杀团”),吴越任支部长。他在《暗杀时代》中写到:“排满之道有二,一曰暗杀,二曰革命。暗杀为因,革命为果。暗杀虽个人而可为,革命非群力即不效。今日之时代,非革命之时代,实暗杀之时代也。”立志“手提三尺剑……愿为同志诸君之先鞭”,“予死后,化一我而为千万我,前者扑,后者起,不杀不休,不尽不止”。吴越领导的保定支部在杨笃生的指导下,进行了一系列暗杀清廷重要大臣的准备工作。

  “暗杀团”的第一个暗杀目标被锁定为清廷权臣铁良。当时吴越已做好了献身的准备,他卖掉了值钱的衣物,买了一把日本产的手枪,练习射击。他的心被暗杀的念头鼓荡着,他常想象自己一枪打死铁良,慷慨就义的情形,然后许多人因他的死而警醒,纷纷拿起刀枪……一个又一个满清贵族被杀,一场又一场革命爆发,血雨腥风之后,新的世界充满阳光。抱着必死的信念,他觉得自己应该留下点什么,以阐明自己的行动和思想。于是,吴越把自己这一时期的革命思想记录下来,汇编成一篇万言书《暗杀时代》:

    “……我汉族何为乎?我同志诸君何为乎?吾又敢断言:‘今日为我同志诸君之暗杀时代,他年则为我汉族之革命时代,欲得他年之果,必种今日之因……吾愿为同志之先鞭,吾更愿同志诸君之日继我后,同志诸君,其愿从我乎!’……”

  1905 年春假期间,吴越写完遗著《暗杀时代》,并在书后附有《告同胞书》,给妻子、章太炎和赵声的信共 13 篇。接着,他以母病为由,请假回老家,事先安排后事。途经芜湖时,他又去拜访陈独秀、赵声于芜湖科学图书社小楼,三人进一步研究了吴越暗杀计划。吴越还与赵声互争北上任务。吴越问:“舍一生拼与艰难缔造,孰为易?”赵曰:“自然是前者易,后者难。”吴曰:“然,则我为易,留其难以待君。”

  1905 年 6 月 14 日,清政府宣布派载泽等五大臣出洋考察宪政,吴越与杨笃生商量后,决定狙击五大臣。为了保定支部的长远计划,保护其他同志,决定乘当时东北为编练新军创办“武备速成学堂”招收教员的机会,派马鸿亮等 3 人前去任教。一切安排妥当后,吴越写下《意见书》:“我四万万同胞,人人实行与贼满政府势不两立之行为,乃得有生存之权利,不得权利,毋宁速死;”“我愿四万万同胞,前赴后继,请为之先”。表达了自己杀身成仁、义无反顾的决心。吴越将《意见书》与《暗杀时代》交给张啸岑,嘱其“在他完成任务以后,如果离开人世,就设法交付给可以发表的人;如果仍在世间,即将其焚毁,免得牵累。万一无法发表,便交湖南杨笃生,或者安庆陈仲甫先生。”

  1905 年 9 月 24 日是五大臣出国考察宪政的日子。北京正阳门火车站,岗哨林立,戒备森严。吴越穿上清廷侍卫服装,怀揣炸弹,夹在仆人中间,大模大样地混进了车站,走上站台,踏上了五大臣乘坐的高级包厢,急急忙忙向车厢里走去。这时一个卫兵拦住他问:“你是跟哪个大人的?”吴越随口回答:“是跟载大人的。”恰好这个卫兵是载泽的侍卫,觉得吴越很面生,顿生怀疑。又问:“你是几时跟载大人的?”“最近才跟的。”吴越害怕耽搁时间太长,边说边往里走。这个卫兵拦住了他:“且慢,待我问问载大人!”正在这时,汽笛一声长鸣,火车即将开动。事不宜迟,吴越恐怕事情败露,急忙从怀中取出炸弹,用火柴燃着引信。他正要把炸弹向车厢内掷去,不料列车已经发动,车厢砰然相撞,发出剧烈震动,炸弹被震落在他的脚下,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烟雾弥漫,车穿地陷。弹片带着吴越的血肉飞向五大臣。虽然由于距离太远,而土的炸弹威力有限,五大臣只受了点轻伤,但他们都被吓破了胆,一个个抱头鼠窜。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吴越殉难后,面目满是血污,模糊难辨,陈尸数日,无人认领。清廷一时难以查清凶手。后来侦缉人员至桐城驻北京会馆,始知发难者为吴越。暗杀五大臣的计划虽然没有实现,但那一声轰然巨响,却炸飞了五大臣和清廷的魂魄。吴越唤醒国人、“为同志之先鞭”的目的无疑已经达到。从此,吴越这个名字传遍国内外,并永久载入了史册。吴越的行为在国人中引起了极大震动,唤醒了人们反清廷反帝制的信念。尤其在革命党人中间,更是以吴越为先驱、为楷模。张啸岑将吴越的《暗杀时代》寄给了陈独秀,陈独秀立刻将其刊登在革命报刊《天讨号》上。“北方暗杀团”成员、吴越好友马鸿亮事后撰文写道:这次事件“虽荆轲之匕,力士之锥,未能命中,然而夺祖龙之魄,振志士之气,声闻全国,名震环球。徐锡麟烈士、熊成基烈士,相继起于皖,黄花岗烈士发于粤,武昌义举遂覆清祚,皆此一弹首发其难,有以速之成也”。

  1912 年 5 月 26 日,在北京桐城会馆的礼堂里隆重举行了追悼吴越的大会,著名革命活动家徐谦、章太炎、蔡元培等都到会馆参加了追悼会。随后,吴越的遗体被送回安庆,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与马炮营起义时牺牲的 8 位烈士一起安葬于安庆西门外平头畔。孙中山亲笔题写了“皖江烈士墓”,并亲撰铭文,其中有“爱有吴君,奋力一掷”之句。1929 年,安庆将当时最繁华的大街命名为吴越街,吴越的故乡桐城县城关镇易名孟侠镇,并建立了吴越祠,创办了孟侠中学、孟侠小学以作纪念。

2.jpg

安庆吴越街


友情链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