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红色文化>>红色家书>正文

正文

安中原家书二封

【字体:    】 【稿源: 省委金莎娱乐研究院(省地方志研究院)】 【日期: 2019-07-01】 【打印

  1.jpg

  安中原( 1911-1948),安徽六安人。1930年参加农民暴动,加入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鄂豫皖苏区一、二、三、四次反“围剿”斗争和红四方面军主力西征和长征。抗日战争时期,转战晋冀鲁豫战场。1940年7月,在八路军一二九师轮训队学习。1944年冬,调任一二九师三八五旅七六九团副团长。抗战胜利时,改任团政委。1945年10月,率部参加上党战役,在老爷山阻击战中坚守阵地,战功卓著。战役结束,升任太行八分区副司令员,旋任司令员。1947年,太行独立旅成立,任旅长。1948年2月,部队改编为三十八旅。1948年夏,为保卫晋中麦收,进一步削弱国民党阎锡山部的军力,为攻取太原创造条件,华北军区副司令员徐向前组织指挥了晋中战役;8月9日,安中原奉命率部插入敌人心脏赵村、李庄一带,指挥一一四团堵击敌人逃跑,作战中不幸中弹牺牲。

  贤妻:

  予旧历四月二十八日下午忽接读次函备诉,一切素知,蒙贤妻美意,高台心悬神弛,苦闷愁肠,恩重如山,情深似海。我心中不胜感激,之至歉甚。所云母亲大人年老,玉体衰弱,生活艰难,希望贤妻热心侍奉孝敬,劝化慈爱的母亲宽心。我在外面光荣,不必心悬扰虑。我在外面尽忠努力,抗日救国,有贤妻在家中侍奉母亲,日后美名传出,我夫妇二人也算历史上之光荣。岂不忠孝全双耳。其次蒙贤妻厚意书中嘱咐,保重身体。予凡事也当谨慎,但是诸同志亲爱也如手足一般。至于贤妻所受艰难痛苦,东奔西忙皆为生活,我心中当然是知道的,望贤妻尽力维持,只要敷衍度得过去,忍苦耐劳,又贪什么幸福呢!古云不在苦中苦,怎能人上人,至于蒙贵柱舅父不嫌弃,我家庭窘迫,将伊女许配吾子贵柱,我心中有胜感激道歉。但未过礼书,因我在异乡,银钱不便,而且是亲上加亲,希望多多原谅。等贵柱小儿成人取亲之时一并酬谢。其次家中诸事要你料理。云恩爱一事,我心中感觉贤妻是个贤德之人,并未说贤妻有何不到之处等语。汝如古人薛仁贵之妻柳迎春也。对于我家庭人情世故,蒙大伯父母、三伯父母帮助维持,余情荣后感谢。但安慰贵柱舅父另有一函。其次,所谈归故里一事,现在日本处在准备进攻中国,但我国已到了亡国威胁紧急关头之中,人民有生死存亡之危险,到那时国亡,家也亡,那里有什么家庭呢!就是说有万贯家财,又从那里谈起保守,当前主要是集中国防力量,团结御侮,一致抗日,才是唯一出路。现在不是想幸福的时候。据云故乡平静,农村福幸。今年两节是否调断,小春是否怎样,丰收否!禾苗是否栽插完峻没有?特此函覆,言不多叙,下次纸上再谈。另寄来照片一张望收存。

  并祝

  夫:安中源原笔

旧历五月初二,公历六月二号

一九三七年

  解读:

  这封家书写于1937年6月2日,也就是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前夕。家书开门见山地表达了自己对家庭的亏欠之意、对妻子的感激之情。信中充满了对妻子关心的话语,要妻子注意身体,鼓励妻子要尽力维持家中生活。尽管内心怀有对妻子深深的歉意,但他还是极力要求妻子照顾年迈体弱的双亲,在家孝顺父母,照顾好小孩。他告诉妻子,自己在外面为国尽忠,抗日救国,妻子在家里侍奉母亲,二人都是在各司其职、践行自己应尽的义务,做的都是无上光荣的大事,以后传出去必定美名远扬。他深知自古忠孝难两全,但他认为如果夫妇二人这样做了,  “岂不忠孝全双耳”!

  信中介绍了当时中国的政治形势,阐述了日本侵占东北三省以后,继而觊觎中国全境领土,准备全面进攻中国,中华民族已经到了亡国灭种的紧急时刻,人民随时面临着生死存亡的危险。信中也阐述了自己的军事观点,那就是要集中全国的防御力量,共同抵御外敌,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武装起来,一致抗日,这才是中国当前唯一的出路。这个军事观点,符合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关于建立全民族抗日统一战线,共同抵抗外敌的军事思想。

  最后一部分还深刻地阐述了国与家的关系。作者认为没有国就没有家,国与家是相辅相依昀。小家的命运与国家命运息息相通,紧密相连,没有国家就没有小家,没有国家就没有一切。在后来的军旅生涯中,作者也一直秉承着这个观点,坚定了为国家和民族解放事业奋斗终生的信念。这影响了他身边的很多战士,是他所在部队的军魂。

(张平)

  亲爱贤妻:

  吾自五月中旬寄信返家,以至九月中旬在陕西泾阳之地,忽接你的回音,真是令人喜之不尽,敲开读之,信中所云等情如麻,阅后心中太烦。但你受的苦楚,我已知道了。予虽在外,为国家负一份责任,并不象其它军队,虽然担任什么高职,也是为了救国家、为民族、为家庭而奋斗。你心中感受予在外消遣自在不顾家庭,予并不是那种负义之人。家中生活再艰难,还希望贤妻主持设法维持,扶助幼子,从苦中求乐。还有将来幸福的希望。自双十二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国共两党携手重新合作,为的是民族统一战线,一致抗日救国图存。红军改名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忽于七月七芦沟桥事件,至于国难严重万分。日寇侵占北平、天津、华北五省危亡至急,那些华北同胞被日本鬼子蹂躏和屠杀,痛苦加深,东逃西奔,流离失所,无家可归。那才真是苦不尽言。现在我国爱国同胞都有救国之责,目前决不是享乐的时候,所以我军奉令九月下旬由西京东进,渡过黄河,沿山西沃曲县之候马乘车经山西省城开抵山西五台,下车一路顺序,尤其沿途人民对我军认识很好,到处欢迎,群众对抗日救亡情绪浪潮,但到达前线打了数仗,大小胜仗也获得了不少胜利。我国现在采取持久战,为中华民族独立解放而奋斗到底!

  尤其故乡今年,年岁是否怎样?庄稼是否丰收,家中老幼是否清吉,左右亲邻阖家清泰否?我现在国民革命第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五旅七六九团司令部工作,身体强壮,请勿念。下次回音交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五旅七六九团司令部便是,希接信后早日回音。

  特函近安

  祝你强壮

  夫安忠原手书

一九三七年十月

  解读:

  这封家书写于1937年10月,当时卢沟桥事变爆发不久,第二次国共合作初步形成,全面抗战已经展开,安中原所在部队被改编为八路军一二九师,越过黄河,正式开赴抗日前线。作者曾于5月写信回家,但时至9月份才在陕西泾阳收到妻子回信。

  信中虽未提到妻子回信的内容,但从作者家书中可以看出,妻子的回信一定诉说了家中生活的艰难、人情的冷暖,字里行间流露了哀怨和悲伤。但作者并没有为之动摇,而是强忍悲痛,用当前的革命形势告知妻子,自己为抗日救国,实属无奈之举,并不是一个无情无义之人。这封家书,继续勉励妻子要坚韧顽强,就是家中再艰难,也要照顾好老人和小孩。自己在外面,是为国家肩负起一份责任,不像其他军队,担任什么高的职务就可以享受一定的优待,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国家、为民族、为家庭而奋斗着。

  家书还向妻子介绍了全面抗战爆发以来的国内局势:1937年7月7日,日本发动了卢沟桥事变,开始了全面侵华战争。日本先后侵占了北平、天津、华北五省,日本兵所到之处,百姓均惨遭蹂躏和屠杀,生活更加痛苦,百姓到处逃亡,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全国告急。自己所在的共产党领导的部队奉命开赴抗日前线,沿途均受到老百姓热烈欢迎,全国人民抗日救亡情绪高涨。鉴于此,作者阐述了持久战的思想,坚定了中国必胜的信心。(张平)

友情链接

关闭